中学语文视野中鲁迅小说的暗示艺术

中学语文视野中鲁迅小说的暗示艺术


安徽阜阳市城郊中学    吕振中


(本文发表在2008年7月《阅读与鉴赏》上)(全文3775字)


鲁迅的小说,承载着他的精神,是我们民族血脉中最鲜活的血液。这些作品是一个个多层次、多侧面的有机体。表面之意一般都能读懂,但表面的背后却隐秘着无限的、深刻的内容。对此,读者要认真地解读和体悟,合理地补充和挖掘。本文以中学教材中鲁迅的小说为例,就文中的多种暗示及其所蕴涵的意义作点探究和梳理。


1、标题暗示


精心设计小说标题,提高其艺术含金量,历来为文学家所重视。一篇好的小说,应该让读者从题目中得到更多的“信息”,但这并不意味着作者对每件事都直接站出来道破说尽,有时稍稍回避,反而能“倍得其增”。


◆《一件小事》。这一标题看似平常,读完全文联系背景,方感小事不小,小事中孕育着大事,平凡中暗含着伟大。小说发表于191912月,文章只切取一个场景——人力车夫全力救护跌倒的老女人,大胆地说出了自己的错误自私渺小和车夫的高大,微婉地批判了知识分子见人遇难时袖手旁观的错误之处,暗示出知识分子应当向劳动人民学习的立场,这种立意高于当时,“具有一种原创性”。


◆《药》。小说的标题为何取一个“药”字?看过小说,品味思之,方知“药”字之妙。它不仅实指华老栓愚昧地把“人血馒头”当作治儿子痨病的“良药”,而且更有作者的暗示之意:当今急于要治的“病”不是华小栓肉体上的痨病,而是整个国民的“精神病”,因此华老栓的药不是治病的“良药”;夏瑜的个人奋斗也不是治病的“良药”;革命者只有唤醒民众,才是推翻黑暗社会、拯救国民的“良药”。文题《药》的暗示,使文章表达了极其深刻的主旨,可谓着此一字“尽得风流”。


◆《祝福》。这篇小说叙述的是祥林嫂的悲剧故事,不以“祥林嫂”为题而取名为“祝福”,这有何暗示和寓意呢?仔细揣摩,始才悟到“文贵远,远必含蓄”之妙:所谓“祝福”只是人们的一厢情愿,其实像祥林嫂这样的处在封建思想和制度压迫下劳动人民哪有福可“祝”?又岂能“祝”来幸福?以“祝福”为题有反讽之意。通过这个标题,就把“凶人的愚顽的欢呼”和“悲惨的弱者”的不幸鲜明地摆到读者的面前,在表现主题方面更增强了祥林嫂遭遇悲剧性。


2、人名暗示


给人物冠名,使人物性格鲜明、形象生动,让读者易于感受和记忆,这是众多作家所惯用的手法。然而,像鲁迅那样娴熟运用,贴切命名和逼真表现的,并不多见。鲁迅小说中的名号一经抛出,顿然形神毕现、提挈全篇。


◆孔乙己。孔乙己》是鲁迅先生生前最一篇小说。使联想他是读书人,“乙己”是从描红本上参照下来的,暗示一个读书人不但无字,更无姓无名,每日被人用绰号呼来唤去,耍猴一般,沦为笑料。乙己两字弯弯曲曲,它多么像孔乙变异的人格、坎坷的命运呀;孔乙己这个绰号与人物精神面貌相仿,是旧社会穷文人的代表:他家境衰微,穷困潦倒,但还硬摆读书人架子,举止斯文,言谈古奥,让人知懂不懂,显得滑稽可笑。


祥林嫂在分析《祝福》祥林嫂形象时,提出了下面的问题:祥林嫂已经嫁给了贺老六,可人们为什么不叫她贺六嫂?然后引导学生探究祥林嫂改嫁过程中在花轿、拜堂时闹得出格的缘由进而了解:祥林嫂最大的不幸不在于遭受地主阶级的经济剥削,而在于精神上遭受到封建礼教和封建迷信思想的毒害以至于她身受其害而又不知其害人们在她再嫁后仍称她为祥林嫂,从表面上看是人们的一种习惯,而这习惯已深深地印上封建礼教思想意识的烙印,暗示着人们只承认她是祥林嫂并将用“一女不配二夫”的绳索和“祥林嫂这一不变的称谓对她进行永久地鞭笞。


QQ姓赵吗?似乎是,却又没有确定,Q字是,无从知晓。一个成年的男子,周围的人居然不知他的姓,也不明确其名,这就暗示出他在人们心中无足轻重的地位。阿Q的姓名还有别样的寓意,细看Q字的外形,总觉得它像极了所有晚清时代留了长辫子的成年男子的头型,脑袋的空空洞洞,代表着思想的空洞、革命的空洞,代表着一无所有、一生的空洞所以他(或他们)只能在惆怅落寞用精神胜利自我安慰


◆“”。小说《药》写华、夏两家的悲剧故事。暗示了华夏民族之意。华老栓具体暗示辛亥革命前的人民群众。栓,是塞子的意思。华老栓、华小栓,暗示当时广大群众(从父辈到儿辈)的脑子仍被封建的愚昧落后思想所塞住,尚未觉醒,是美玉,夏瑜不仅暗示指真实的革命者秋瑾,而且暗示他是华夏民族的精英,即先进的革命者。


3、标点暗示


标点符号也是作者表情达意的载体之一。在某些语境,语言文字难以表达的意思和情感,却由标点符号把它表现得淋漓尽致。因此,教学时可借助标点符号的知识,引导学生比较、推敲,品味其暗含的情感和意义。


◆《故乡》中,“我”与中年闰土相见一段的标点符号潜台词丰富:“我这时很兴奋,但不知道怎么说才好,只是说:‘啊!闰土哥;——你来了?’……而闰土分明地叫道‘老爷!……’”“我”的话虽短却用了五种标点,充分表现出“我”见到久别之友的欣喜、激动之情以及因闰土的变化而产生的惊异、悲凉的感慨;闰土答语只有两个字,却用了“!”和“……”两种标点,把他欲言又止、欲近不能,欣喜与悲凉相交织,敬慕和隔膜相杂揉心情全部含蓄地暗示出来了。教学时,我们就可借助这五种标点的表情功能,让学生对语言进行比较揣摩,悟出“我”和闰土的复杂心情。


◆教学《祝福》时,可问学生:鲁四老爷在祥林嫂被婆家人绑走之后用了两个“可恶!”、两个“然而……”其丰富的潜台词是什么?经过讨论分析可知:第一个“可恶!”,“恶”的是抢人的方式,第二个“可恶!”,“恶”的是闹得沸反盈天,有损自己的面子;第一个“然而……”暗示出四叔对祥林嫂被婆家做法、行为的肯定,第二个“然而……”暗示出四叔要找一个像祥林嫂这样的“做稳了的奴隶”不容易的心理,这从一个侧面反映四叔剥削的本质,活化出这个封建卫道者的自私、冷酷和反动的嘴脸。这种艺术效果来自于简练、精省的语言和标点符号(叹号、省略号)的积极暗示。


◆《狂人日记》的出场就像一把刀子,一道闪电。小说最后绝望地喊出了救救孩子……”这一结尾可谓十分含蓄。联系全文及当时的社会背景,可知此处省略号含义丰富:要结束四千年来时时吃人的历史,要改变这个吃人的社会,要使下一代不再吃人和被吃,必须先治本,否则一切就是妄谈,改变国民的精神面貌首先就得改变人的思想意识和精神境界,改变国民的劣根性,又多么不易呀,它需要付出怎样的努力呀,建设这未来的重任由谁肩抗呀……引人深思,促人警醒。


4、描写暗示


鲁迅以小说名世,他的小说创作将中国现代小说的水准提高到一个很高的思想和艺术境地,这是鲁迅同代人中不少作家所难以企及的。的小说常常通过人物行动和周围场景的细节描写来暗示人物的心理情感,从而引起读者情感的共鸣。


◆肖像描写


《祝福》中,祥林嫂有过两次长胖,第一次是在鲁四老爷家做工的时候,第二次是卖给贺老六之后。关于第一次是这样写的:日子很快的过去了,她的做工却毫没有懈,食物不论,力气是不惜的。……到年底,扫尘,洗地,杀鸡,宰鹅,彻夜的煮福礼,全是一人担当,竟没有添短工。然而她反满足,口角渐渐的有了笑影,脸上也白胖了。至于第二次,仅是借卫老婆子的嘴一带而过,说是有人到贺家墺,看见祥林嫂娘儿俩,母亲也胖,儿子也胖两处细节暗示了祥林嫂过去生活的悲惨和她的主要性格。祥林嫂在鲁家马,被婆家强行改嫁她依然长得白胖,可见她生命力之旺盛过去生活辛酸!小说通过这两次长胖,深刻地写出了这个还没有觉悟地中国劳动妇女的本色,有力地表现了一个勤劳、善良的人物的安分性格。可见鲁迅小说极平常的、不显打眼儿的细节暗示,都具有诱导读者想象,加大作品容量的作用


行动描写
《阿Q正传》Q生命将要结束时这样描写到:“Q要画圆圈了,那手捏着笔却只是抖。于是那人替他将纸铺在地上,阿Q伏下去,使尽了平生的力气画圆圈。他生怕被人笑话,立志要画得圆,但这可恶的笔不但很沉重,并且不听话,刚刚一抖一抖的几乎要合缝,却又向外一耸,画成瓜子模样了。这一细节让读者发笑,又让读者深思。这一细节,表现了阿Q精神胜利法的极致。暗示他此时甚至不知道这个判决书跟他的生命相关,他只是担心着因为画押没画圆而被人笑话。阿Q何以糊涂至此?因为他无力主宰自己命运,只好以其无意识心理对自己真实境遇和悲惨命运的回避。所以鲁迅在《〈呐喊〉自序》中说:我们的第一要著,是在改变他们的精神。为疗救这样病态的社会、病态的国民而发出痛苦的呐喊。


◆景物描写


《药》第四部分写夏瑜的坟上分明有一圈红白的花,围着那尖圆的坟顶,这不被夏四奶奶理解的花圈,正是作者精心设计的暗示笔法。这篇以辛亥革命为背景的小说有着深刻的思想:既有对革命者不为群众所理解的悲痛,又有对革命者没有唤起群众的惋惜,也有对资产阶级革命脱离群众的感慨。为使作品“显出若干亮色”,作者便以平空添上的花环来寄托自己对革命前途的希望。这个“花环”细节,犹如黑暗中的一线光明,悲凉中的一丝温暖,沉寂中的一声叫喊,启示读者去心领神会:革命者并没有被斩尽杀绝,革命的火种是扑不灭的……


“暗示”作为一种艺术手法和审美形式,被鲁迅先生娴熟而有广泛地运用到自己的作品中,因为它能让读者产生积极的遐想,从而获取比文学表象本身要多得多的信息,收到寓意深远、耐人寻味的艺术效果。需要我们认真地研究和分析。


 


 

发表评论